当前位置: 主页 > 高手网天下彩 > 正文

高手在民间 短视频让普通人变成“艺术家”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6-16 03:33

  法国波尔多加隆河畔,艳阳高照。彭静旋的出场,像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一样。长发及腰,蒙着面纱,弹起古筝。这个7岁开始学习古筝的中国留学生,穿着汉服在法国街头演奏的视频,在抖音上赢得700多万粉丝。

  截至去年12月,抖音艺术视频播放量超过2.1万亿,粉丝数量过万的艺术创作者超过20万人。疫情期间,短视频成为艺术传播的重要途径。去年2月,上海市委宣传部发起“艺起前行”短视频征集活动,在抖音上征集了2.2万条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达14亿次。

  在短视频平台上,不仅有郎朗这样的专业艺术家进入日常生活,更有许多“民间艺术家”展现高光时刻。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胡智锋说:“高手在民间,这是巨大的艺术创作力、想象力的迸发,借助短视频展示了生活的艺术化,以及普通人如何成长为艺术家。”

  第一个火起来的视频,不是她自己发的,是一个中国游客无意中拍下传到抖音上。通过朋友在评论里“指路”,慢慢积累起粉丝

  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记得,抖音上线半年后,舞蹈、绘画、书法、诗歌、音乐这些常见的艺术类别迅速发展,变成最热门的内容。“到2019年6月,抖音上的艺术内容创作和消费,都已初具规模。”

  在抖音,你可以听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唱一曲《梨花颂》。她在抖音上粉丝数量超过12万。同时,也有不少默默无名的传统艺术学习者和爱好者,在这里野蛮生长,找到广阔舞台。

  彭静旋就是其中一个。从武汉音乐学院毕业后,她考到法国波尔多第三大学。她把陪伴自己十几年的古筝带到法国,每日练琴。没机会在音乐厅表演,她就想着到街头去试试,练练胆。她来到波尔多大剧院前的广场,那里开阔,人流量大,是街头艺术家的必争之地。一条街上可以看到七八个表演者,有人弹吉他、有人拉小提琴、有人唱歌。她带好全套装备,古筝、琴架、折叠凳、音箱,还有宣传古筝的小册子。

  这是一场半小时的街头音乐会,《青花瓷》《赛马》《高山流水》《渔舟唱晚》一首接一首,吸引了不少人驻足欣赏。

  然而,演奏视频发到抖音上,并未激起水花。第一个火起来的视频,并不是她自己发的,而是一个中国游客无意中拍下传到抖音上。通过朋友在评论里“指路”,她才慢慢积累起粉丝。

  一开始在街头表演,彭静旋穿的不是汉服。听了粉丝的提议,她从国内买了汉服邮寄到法国。从此,一身汉服、一把古筝成了她街头表演的标配。她演奏的曲目,有《高山流水》《赛马》,也有二次元动画插曲,还有《克罗地亚狂想曲》。她开始以半个月一次的频率演出,有时在闹市,有时在海边。

  刚开始在法国街头演奏时,10个法国人里,有5个对她演奏的乐器一无所知,另外5个误以为是日本筝。每到这个时候,彭静旋会跟他们一遍遍耐心解释:“我弹的古筝来自中国,日本筝也是唐朝从中国传过去的。”

  因为定期出现在不同地点,彭静旋有了“老观众”。“有人会用中文跟我说谢谢。有一次在海边表演,有观众跑来跟我说,去年在这里看过我的演出,非常喜欢这种形式。观众里偶尔有摄影师给我拍照,画画的人对着我写生,问我什么时候再去,要把照片和作品送给我。”

  她在抖音上的粉丝也不断增长。彭静旋的“出圈”经验是:才艺类短视频,形式感和专业性同等重要。“你要通过别具一格的形式吸引观众,但不能只靠形式,你的表演要专业,要不断学习不断精进,才能留住观众。”

  渐渐地,彭静旋弹古筝的短视频从抖音火到海外。她在街头弹《一剪梅》的视频,在海外网站上有400多万人观看,有不同语言的评论表达对她的喜爱和对中国文化的敬意:“看着视频,我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街道因为她的音乐变得不一样了”“我已经听了一个星期了,挥之不去,我想学中文”“中国音乐有灵魂、有情感、有深度”……

  2019年,彭静旋为自己计划了一场“带着古筝去旅游”,打算去欧洲各国表演。她去了巴黎,在埃菲尔铁塔下弹琴,还去了瑞士,在日内瓦湖边弹了一场。去年,瑞士一位作曲家在网上看了她的视频,邀请她去音乐厅演出,还打算为她创作新作品。可惜,这场艺术之旅被疫情打断了,彭静旋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继续。

  艺术家邬建安说:“抖音正在默默形成一个基于社交媒体上的新民俗。在这个平台上,人们有一个了解传统文化更快捷的路径。”传统艺术往往需要独特的才艺禀赋和长期的技艺训练,专业门槛令人望而却步。而短视频为传统文化与大众之间搭建了交流互动的平台,回归日常生活,更接地气。

  万物皆可画。有的东西在别人看来是垃圾,但稍加艺术修饰,就会发生奇妙的变化。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艺术和生活息息相关

  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在几十年前就曾提出“15分钟成名论”,“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做15分钟的名人!”短视频时代,这一预言似乎正在变成现实。

  赵小黎在2019年成名。那时候她刚把工作室从北京搬到厦门,地方变大了,却空空荡荡。对面的房子正好在装修,她就从垃圾堆里捡回来一个破旧的高脚凳,想洗掉水泥污渍,涂个颜料当花架。

  涂完颜料,她又拿起画笔在凳子上画上简单的图案。她随手把这个过程用手机记录下来,稍作剪辑后传到抖音上。没想到,这个视频获得100多万点赞。

  有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她时不时从附近大件垃圾堆放处捡回一点东西,有门板、柜子、暖水瓶……几乎所有废旧物件都能成为她的画布,包括母亲从老家寄来的黑白电视。

  “万物皆可画。”赵小黎说,“有的东西在别人看来是垃圾,对我来说却是很好的材料,稍加艺术修饰,就会发生奇妙的变化。我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艺术不是高高在上的,它和生活息息相关。”

  和赵小黎一起从美院毕业的同学,没有多少能真正坚持创作。但她却下定决心,以画画为生。最穷的时候,她一个月挣2000元,去除房租1800元,兜里只剩200元。“我什么东西都不买,只买一些颜料和画笔,一点食物。还好和我一起住的闺蜜很会做饭,我们每天自己做简单的家常菜。”

  有一年母亲生病住院,因为高铁票太贵,她只能买慢车,连夜回到老家陪伴照顾。父母一直希望她考公务员,或去国企上班,因此她回到北京后找了一份工作,正经上了几个月的班,但还是放不下画画。

  在北京的时候,她的画室非常小,只有两三平方米,但她却觉得心里开阔。“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虽然过得很穷,很辛苦,但是从来没觉得难熬,每天都很开心。那是心无旁骛的几年,也是快速成长的几年。”

  在抖音上,赵小黎的作画方式十分“狂野”。她会随意将颜料挥洒在画布上,会用手指、玫瑰花充当画笔。成名以后,伴随而来的有粉丝追捧,也有争议和批评。有人质疑她的艺术水准,有人质疑她“摆拍”,还有不少无端攻击,把她气哭过好多次。“我曾陷入委屈和自我怀疑,但也慢慢学会去分辨,接受真诚的批评,忘记那些无端的指责。”

  在厦门,赵小黎租了海边一栋小排屋,有个院子,还养了一只猫。慢慢地,影响力越来越大,她的抖音号出现广告。

  走红以后,赵小黎没有改变自己的人生规划。年过三十,她没有买房,没有结婚,没有安定下来,而是申请了巴塞罗那自治大学EINA设计学院的研究生。如今,她每日白天创作,还抽时间拍视频、接广告;晚上上网课、写论文,常常忙到次日凌晨2时,一日三餐都吃外卖。“每天都很忙碌,但已经习惯了,人在高强度的压力下会激发出无限潜力。”如果一切顺利,她今年9月将赴巴塞罗那学习。

  赵小黎说:“互联网给许多人成名的机会。但前提是,你必须做过足够的准备,有过漫长的坚持。”成名后的赵小黎,作品进了美术馆和拍卖行。越来越多和她一样的青年艺术家,通过展示自己的作品与创作过程,逐渐被大众关注并欣赏,养活了自己,也坚持了梦想。抖音上的“壁画师·佳佳”曾凭借爆款视频一天涨粉152万,获得超过2亿次的观看。如今,找佳佳约画的客户已经排到半年之后,月收入也达到六位数。

  抖音上的短视频,能称得上艺术吗?赵小黎认为,在这个时代,画家成名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以前,一个画家要通过画廊、展览被大家认识。今天,互联网高度发达,人们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展示和表达自己。在她看来,短视频也可以是一种艺术,像一部浓缩的电影。

  “年纪大”也许是优势。入驻抖音时,杨诉这个年龄段的博主非常少,网友觉得很新鲜。3年来,他已在抖音上发布700多条视频

  今年61岁的杨诉,一头白发,十指灵巧,埋头坐在钢琴前,弹起一首《少年》。

  杨诉没想到,在抖音上,会有这么多人爱看自己这样一个老头弹琴。3年前,他的一个晚辈把他演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15秒视频随手发到抖音上,轮指技法令人惊叹。几小时后,视频播放量突破100万,粉丝从0增至3万。

  杨诉一下来了精神:“那还不容易!继续发吧。”只用了两个月,他在抖音上的粉丝量就突破100万,如今超过265万。从京剧《红灯记》选段,到肖斯塔科维奇《第二圆舞曲》,再到周杰伦《Mojito》,他什么风格的作品都敢弹。

  在抖音艺术创作者中,杨诉并不算年长。年近七旬的赵彦林,在抖音上传181件个人书法作品,其中有撰写对联、讲解书法的基本笔画,科普草、隶、篆、楷等字体风格,也介绍苏东坡等中国古代文人故事。除了拍短视频,赵彦林还会在抖音直播授课。

  在杨诉看来,“年纪大”也许是“优势”。3年前,刚开始入驻抖音时,他这个年龄段的博主非常少,网友们觉得很新鲜。在抖音上,他经常发流行歌曲、通俗作品,拉近跟粉丝之间的距离。

  “高产”也是杨诉的成功之道。他取名“钢琴生产队”,生产力是线年来,他已在抖音上发布700多条视频,比很多年轻博主更勤奋。他自己在家拿手机录像,一个晚辈帮忙剪辑。他的视频很简单,一个固定机位,安安静静弹琴。红了以后,常常被请到全国各地参加活动。无论什么活动,他从不迟到。去年在北京拍宣传片,年轻人怕他吃不消,结果就数他最精神。

  走红以后,常有粉丝留言告诉杨诉自己学琴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他总会悉心解答。慢慢地,他做起钢琴线日,我们的网络钢琴课件一上线多个学生购买。迄今为止,已经有4500人次学习过我们的课程。”

  课程面向成年人,有的少年时代学过琴,有的零基础,其中有不少年长者,最大的70多岁。他们学得认真,练得刻苦,还要把自己的演奏拍下来回课。很多人小时候就喜欢钢琴,但那时候学钢琴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现在条件好了,有了空闲,他们希望重拾儿时的梦。

  “任何时候学琴都不晚!”杨诉说:“学琴虽然难,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可以让人不无聊,让精神世界更丰富,思维更敏捷。预防老年痴呆,学钢琴比打麻将有效多了。”吴桐

  多层级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初步形成,国内已涌现出100余个工业互联网平台,其中跨行业跨领域平台达到15个,连接设备数超过7000万台(套),工业App超过59万个。

  国家航天局新闻发言人许洪亮和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工程总设计师张荣桥在此次发布会上介绍了我国未来行星探测规划和展望。

  中国科学院院士沈保根评价认为,该系统给大功率风力发电机产业带来了重要影响,风机整体充磁将会有大的发展。

  为了系统地研究沙粒病毒的复制机制,施一团队前期分别解析了旧大陆和新大陆沙粒病毒群中两个代表性病毒——拉沙病毒和马秋波病毒聚合酶的精细三维结构。

  参与中国近30年间所有核电站建设的邢继说,中国核工业人的初心一直没变,坚持“自主”路线,把中国核工业做大做强。

  南江县纪委联合南江县委党校开设的王瑛精品教育课程,成为当地党员干部党性和廉洁教育必修课程。

  孔令让团队在基础研究领域的突破被视为山东科技体制改革的重大成果之一,这其中体现的评价导向、放权赋能等探索让人印象深刻。

  大美青海之“特”,在于纯净生态、绿色农牧、清洁能源、盐湖资源……将资源优势化为产业优势、高质量发展优势,离不开科技创新。

  报告指出,今天的科学有助于塑造明天的世界,这就是为何必须通过雄心勃勃的科学政策以优先关注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共同目标。

  俄罗斯科学家成功复活一种在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中已被冻结约2.4万年的名为“蛭形轮虫”的微生物,且该微生物复活后可以蠕动和进行繁殖。

  研究人员对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IUCN SSC)数据库中关于非洲猿类的信息进行分析汇编,得出了上述结果。

  德国近日持续推进疫苗接种工作。除了这两家公司,其他制药公司或者大学研发的18款更廉价、易于生产和多用途的二代新冠疫苗,也正处于临床研究的最后阶段。

  在DNA数据存储这一领域的研究一直强调其持久性和存储海量信息的能力,但对DNA文件中数据“预览”方面的研究尚待突破。

  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模仿自然界中最坚固的材料之一——蜘蛛丝的特性,创造了一种基于植物的、可持续的、可伸缩的聚合物薄膜。

  几十年来,中国航天人以发展航天事业为崇高使命,以报效祖国为神圣职责,为民族赢得尊严,为祖国赢得荣誉。

  “截至2020年,我国现有35个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示范项目中,商业设施仅有6个,还面临成本高、周期长、风险大的发展困境。

  作为静止轨道气象卫星,获取高时间分辨率观测数据是风云四号b星的首要任务,数据处理和传输分发是其中不可替代的环节。

  1986年3月,党中央、国务院启动实施了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助推我国高技术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背后的主要倡导者,是王大珩、王淦昌、杨嘉墀、陈芳允4位科学家。他们都荣获了“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和“最美奋斗者”称号。

  自从杨利伟把中国人的身影留在了浩瀚太空,中国航天员队伍接续飞行,迄今已有11名航天员、14人次执行过载人航天飞行任务,一次次在太空中飞出了中国高度。

  在天问一号一步实现“绕、着、巡”的目标,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取得圆满成功之际,国家航天局6月12日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